<span id="3lt33"><span id="3lt33"><track id="3lt33"></track></span></span>

      <form id="3lt33"></form>

      <em id="3lt33"><form id="3lt33"><nobr id="3lt33"></nobr></form></em>

        <noframes id="3lt33"><address id="3lt33"><nobr id="3lt33"></nobr></address>

          華明電力裝備股份有限公司

          國內市占率90%!這家中國電力裝備企業“隱形冠軍”的實力是如何練就的?

          上傳時間:2021-06-17 08:53:47 來源:周丫菜 全景財經 瀏覽次數:1562

          “特高壓”,繼中國高鐵、中國核電之后,中國向世界展示的“第三張”高科技名片。在特高壓輸變電領域,99%實現了國產化,只有兩個部件還沒有,其中之一就是“有載調壓開關”,其難度和重要性,可見一斑。

            華明裝備,一家有著30年歷史的主營有載調壓開關的中國民營企業,國內市場份額超過90%,其攻克了特高壓設備全面國產化的最后一個堡壘,正在摘取特高壓領域這顆“皇冠上的明珠”。公司也正在積極推進全球化品牌戰略,挑戰擁有150年歷史的德國企業。在高端裝備制造領域,成為中國制造走出去的代表,并與巴菲特旗下的美國電力公司合作。


           

           德國管理學家赫爾曼·西蒙在1996年提出“隱形冠軍”理論:各懷絕技,深耕細分領域,是某個細分領域的王者,乃至在國際市場擁有競爭優勢,它們足夠優秀卻鮮為人知。

            隱形冠軍企業大都不做終端產品,而是為大企業做配套,給大企業提供生產的零部件。大企業為了保證自身產品的質量和安全,一般都會選擇值得信賴的公司生產的零配件,這是華明裝備這類“隱形冠軍”隱形的原因所在。

            財經作家吳曉波說,“中國制造企業的未來,不在于大,而在于精?!?/p>

            華明裝備在細分領域做強做精,靠關鍵技術打磨沉淀,與很多隱形冠軍們具有共同的特質。其獨特的全產業鏈生產模式,也在為中國高端裝備制造業探索一種新的模式——“小批量、客制化的跨產業鏈精密智造”。

            

            國內首臺110kV干式真空調壓電力變壓器,CZ型有載分接開關

            圖/華明裝備

            特殊的開關

            普通人一說到開關,通常想到的是日常的家用開關。國內大大小的開關企業,有上千家,但“有載開關”非常特殊。嚴格意義上,它不是開關,它是一種電壓調節器。

            華明裝備董事長肖毅介紹,“電壓調節器,全世界能生產的廠家,不超過5家”。

            分接開關是保障電力系統供電質量必不可少的關鍵電氣設備之一。如果把變壓器比作電網中的“心臟”,有載分接開關,毫無疑問,就是這顆“心臟”上的起搏器。

            

            變壓器示意圖

            圖/華明裝備

            分接開關作為變壓器的核心組件之一,具有穩定電網電壓,調節負荷潮流,增加電網調度的靈活性,提升電力系統運行的技術經濟指標。

            華明裝備在2018年完成對國內競爭對手長征電氣的收購之后,最新年產量達到約9000臺,不斷在縮小與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國百年企業MR(萊茵豪森機械制造廠)的差距,排名第三的ABB其產量也只有華明的三分之一。

            技術創新、到位的服務、極優的產品質量,踏實耕耘,是華明裝備成為行業隱形冠軍的成長路徑。

            專注創新的企業基因

            上海華明,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上海成立,專注生產高壓有載分接開關。公司的直接客戶是下游的變壓器廠,但最終用戶是電網公司和其他變壓器用戶(如大型工礦企業)。

            公司從創立之初,立足就在創新,不僅產品創新,還進行各種工藝創新。當時國內輸變電行業還處于計劃經濟管理非常嚴格的領域,華明裝備依靠穩定可靠的產品“實力突破”進入國內輸變電市場。

            華明的創新驅動意識非常強烈。據肖毅介紹,在90年代中期,公司就實施技術人員創新課題和他們年收入工資的掛鉤,“最高峰時期,把年收入的10%用于產品的研發”,通過創新,華明的產品保持很高的毛利率,再通過研發技術附加值更高的產品帶來更高的毛利率,而老產品不斷降價,新的競爭對手就很難進入這個細分領域,“加深了企業護城河的寬度”。

            到2015年華明裝備借殼法因數控在深交所上市之時,其已經成為國內細分市場的行業龍頭,是國家標準的制定者。

            

            有載開關成品車間

            圖/華明裝備

            高端裝備制造業的“出?!?/p>

            隱形冠軍之路往往孤獨而又需要韌性。

            長期處在行業價值鏈底端的中國制造業,雖為“世界工廠”,卻大而不強,出口的主要產品為“勞動密集型產品”,早在1999年就進行海外市場開拓嘗試的華明不走這條尋常路。

            有載分接開關,處于高端裝備制造業,在這個領域,尤其是電力設備,被國外市場接納有著苛刻嚴格的要求。

            除了極少數國家,大部分國家的電網公司都是由政府控股的,政府控股的項目下,購買電力設備,采購方第一追求的是可靠性,而不是價格,“價格并不是一個最敏感的因素”。

            20年前的上海華明,出海嘗試,今天回頭來看,已經是當下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升級轉化的提前示范,20年前他們出海就追崇“自主知識產權”和“高可靠性”。

            據肖毅介紹,華明的產品到國外去,通常的做法,“先掛在他們國家的電網上運行1~2年,前面四五年都是鋪路”,這些都是投入沒有產出,“經過了五六年的錘煉,他們對華明品牌逐步認可”,“一旦進入,我們的地位就非常的穩定”,能夠堅持下來,“好在我們有國內市場取得好的收入,用于海外市場投入?!?/p>

            華明的出海之路漫長,但是走得很穩健,“第一,華明的性能指標和國外同類產品是一樣的;第二,在當年,價格我們只有它的1/3;第三,這種產品在國外也是一兩家廠壟斷,國外用戶也希望有個挑戰者?!?/p>

            盡管華明裝備的分接開關毛利率超過50%,其價格還是遠遠低于國際巨頭,“有時候,只有它的五分之一”。華明的進入,對行業市場價格影響巨大,“只要是華明裝備進入的市場,海外競爭對手就會相應調低價格”。

            

            上海奉賢工廠外景

            圖/華明裝備

            經過多年的摸索和鋪墊,華明的產品銷售到135個國家和地區,已經布局俄羅斯,巴西,中東,北美,印尼等戰略市場。2016年更在土耳其設廠,海外市場業務逐漸進入收獲期,2020年公司海外營收1.32億元,占公司總營收接近10%,有望保持每年20%高速增長。

            華明裝備在海外市場的影響力和認知度,越來越得到認可,公司也正在實施品牌的國際化戰略。據肖毅介紹,美國市場是一個成長非??斓氖袌?。

            美國電力設備市場老化,絕大部分的電力設備在50年以上的,美國發生過多次供電質量事故,其電力設備有很大的改造需求。美國本土沒有分接開關制造企業,“中國制造”成為其重要的選擇。

            另外,印尼市場增量也很大。印尼人口基數足夠大,近兩年高能耗項目投資多,“我們在疫情期間,已經去了兩撥人員到印尼做培訓?!?/p>

            疫情背景下,逆全球化的思潮,是否會對華明裝備的全球市場開拓帶來一些不確定性?肖毅顯得很樂觀,他認為,高端裝備尤其是電力設備需要一個龐大的制造基礎產業鏈,中國制造的優勢和趨勢會越來越明顯。

            在過去的兩年,中美關系的不確定背景下,華明對美出口的業務每年增長了10%。

            2019年,華明裝備公告子公司上海華明與巴菲特投資的電力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簡稱“BHE”)合作,上海華明向BHE大容量電力變壓器提供特定的分接開關產品等服務。

            肖毅介紹,巴菲特他們發現華明的分接開關具有比較好的性價比,所以選定華明合作,“到現在為止,這個協議執行基本正常,受到疫情的影響可能比預期的進度要慢一些,但是從來沒有斷過,只是金額沒有達到披露的標準?!?/p>

            全產業鏈制造特色

            從原材料到成品,華明的各類型分接開關產品中,超過80%的零件為非標件,都是通過自有設備加工,僅有電纜、標準件等少數零部件需外購。

            華明裝備是行業內唯一一家具備全產業鏈制造能力的廠家。

            在華明的上海奉賢工廠,可以看到,十幾個車間,從鑄鋼鑄鋁的熱加工、粉末冶金、絕緣材料、高分子材料、專用設備,高電壓的試驗等,都在一個廠區體系里完成。

            這種逆潮流的“全產業鏈制造”的做法,據肖毅介紹,恰恰是華明裝備核心競爭力的最大支持點。肖毅說,“產業鏈小而齊,增強了行業壁壘,無形當中拉高了進入這個行業的門檻”,之所以形成這種生產模式,因為“這行特別強調安全性”。

            曾經在國外,有一臺電力變壓器要維修,為了運輸這臺變壓器,當地電網要為它再建一個碼頭。

            而有載開關,它被放置在變壓器里頭,運行中完全看不到,如果要拿出來修,“對一個人來說就是很大的手術,修的價格超過這個開關本身的價格?!?/p>

            “每一起細小的質量事故,不是我的開關本身所能夠承受的”,理工科出身的肖毅非常理性和嚴謹,“我們做這個產品,一直是如履薄冰的心態?!?/p>

            華明裝備正在全產業鏈基礎上開發一個新的工業平臺,其全產業鏈的特色有望復制到其他精密制造上。

            全產業鏈,每一塊產業都有很多獨到的工藝。據肖毅介紹,“公司可以‘客制化’小批量有難度的產品,為用戶解決跨行業技術交叉的制造難題,這種小批量客制化智能制造的技術,也正是華明更核心的價值?!?/p>

            

            有載開關裝配車間

            圖/華明裝備

            成長第二曲線智能服務業

            華明裝備正在進行企業發展的“第二曲線”,開啟新的成長周期。

            2020年,華明裝備的三大業務板塊:電力設備業務、數控設備業務和電力工程業務,分別貢獻毛利潤5.58億元、3630萬元、924萬元。其中,電力設備業務貢獻毛利總額的比重超過86%,占比優勢非常明顯。

            公司業務正從制造端向服務端進行拓展。據介紹,公司目前在運行的超過16萬臺分接開關需要維保,有望成為新的利潤增長點。

            華明裝備的服務業務從2019年開始起步,2021年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前幾年沒有開發,有著特殊的歷史原因:在收購長征電氣之前,兩家公司互為競爭?!叭A明和長征兩家競爭,大家都把服務作為一種采購的饋贈品,你采購的開關我奉送服務,人為的把這一塊市場給放棄掉了?!?/p>

            “華明和長征的整合,為這一塊服務帶來了一個發展的機會”,肖毅說,“現在大概(占比)還不到10%,未來會是一個幾何級數的成長?!?/p>

            摘取特高壓領域“皇冠上的明珠”

            早前,特高壓領域的分接開關產品100%進口。2014年,華明裝備與國家電網合作研發成功的特高壓直流換流變有載分接開關,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華明裝備成為國內最早掌握±800kV直流換流變分接開關生產技術的企業。公司在特高壓直流換流變有載分接開關領域具備了自主研發、自主設計,自主生產的能力,攻克了特高壓設備全面國產化的最后一個堡壘。

            在特高壓領域,華明掌握了核心技術,但是一直沒有實現工程應用。2021年年初,在國家“強基”工程的引導和市場需求的拉動下,華明在國家電網公司和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的支持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特高壓關鍵技術實現了應用技術的重大突破,為在這一領域突破國外關鍵技術“卡脖子”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特高壓雙百萬無勵磁分接開關

            圖/華明裝備

            目前公司已同多家電網公司達成了進一步技術開發協議。超高壓和特高壓,是毛利率最高的高端市場,肖毅說,“這塊盡管總量不大,但它類似金字塔的塔尖,皇冠上的明珠,戰略意義重大”。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今年3月發布的《中國2030年前碳達峰研究報告》稱,以特高壓引領中國能源互聯網建設,推動全社會2028年碳達峰,力爭2055年左右全社會碳排放凈零,實現2060年前碳中和目標。

            肖毅說,“雙碳政策出來以后,各種新能源的電廠建設量非常大,給電力設備又帶來了一輪需求,這個可能是我們三五年前沒有預料到的。最近一兩年由于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冶煉行業帶來了新一輪的投資,我現在切身的感受,今年和明年整個市場可能會超過歷史的最高點?!?/p>

            企業的價值需要時間與耕耘

            華明裝備分接開關的毛利率已經超過50%以上,作為一個細分龍頭的制造業上市公司,顯得非常突出,公司也正走向挑戰百年歐洲企業的路上。但作為一個小眾產業的制造類上市公司,在借殼上市之后的幾年,華明裝備在資本市場表現平淡,目前市值僅35億元。

            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股價的表現有點令人失落,但肖毅說,自己作為一個干實業的企業掌舵者,財富真正的意義來源于企業的價值,這需要時間與耕耘。

            華明裝備在上市之后,2018年完成對老對手長征電氣的收購,實現了行業整合,企業內部也進行了技術改造,完成了海外生產平臺和銷售網絡的建設。公司連續三年出口以20~25%的速度在增長,“如果不靠上市,是很難有這么大的力量進行海外的團隊和生產資源的建設?!痹谝咔楸尘跋?,華明也在2020年創造出了銷售歷史上的最好成績。

            奉行“鯰魚效應”的企業文化

            收購長征之后,華明保留了華明和長征兩個品牌,兩個團隊,各自獨立運營。曾經是競爭對手的長征和華明,繼續在市場上競爭。為什么要自己人打自己人?很多人發出這樣的疑問。肖毅說,這樣做,“自我競爭、促進發展”,增強企業的生存能力和創新力,從長遠看非常有利于企業發展,也能推動行業發展。

            肖毅的“知人善任、內部競爭”的企業管理理念,還體現在很多細微之處。

            比如在華明的奉賢工廠,外包的食堂就有兩個,員工可以自由選擇去其中一個。提及此,肖毅大笑,“員工更少的普陀區總部食堂,供應商有三個”。

            

            華明裝備董事長肖毅

            圖/華明裝備

            打磨沉淀技術,在自己的領域域做強做精,華明裝備成為所在行業的楚翹。但分接開關這類小眾專用設備產品,對廣大投資者而言,始終相對陌生,未受到資本市場過多關注,肖毅也懇請關注華明裝備的投資者,更多有“長期投資”心態,“公司考慮保證合規的同時,在經營狀況允許情況下,更多通過持續性的分紅或回購等方式回報投資者”。


          上一篇:華明裝備2020年度網上業績說明會精華回放

          下一篇:華明助力實現“雙碳”目標 寧德上汽基地光伏發電項目開工

          分享:

          国产女主播精品大秀系列,国产女主播精品视频,国产女主播精品视讯系列